莱芜论坛-莱芜都市网旗下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用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曹会双

[心灵絮语] 舒晴文集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1-3 08:22 | 显示全部楼层
人勤地不懒

父亲一辈子信赖于土地,娘一辈子辛苦于庄稼地。两位老人常唠叨一句老话:人勤地不懒,说地不会亏待勤快人,庄稼不会欠庄户人的力气。
为了“人勤地不懒”这句话,我以父母为榜样,春来时,用小锄躬身为麦垅松土保墒。初夏时,在八成熟的麦地里种玉米,麦收后,得尽快耪完麦茬,给玉米上第一遍化肥。秋收前,把玉米地里的涝草薅干净。还有要把贫薄的岭地,一小块一小块刨好,调好地瓜沟的栽地瓜苗,平整好的地,在五一前后,用锨插种下花生。接下来的三遍除草,暑天里翻地瓜秧的事自是不必说;为了“人勤地不懒”这句话,我不能惹父母不高兴,得时常挑来井水浇芸豆土豆,浇白菜地,得背着重重的农药,给麦子花生地瓜打农药,得给谷子间苗给玉米稞捏害虫。一年年劳作下来,我家的粮食从刚够吃到余粮满囤。每到麦季,一头麦屑的娘爱一袋子一袋子地数新收的麦子,每个三伏天,我和娘就一瓮一囤地倒腾着晒玉米。过年写对联时,父亲总写下好多的“五谷丰登”,我们端着糨糊,把它们贴满贴牢。在娘的眼里,有粮万事足,在父亲的心里,有粮底气足,在我们的意识中,粮多了就是能吃饱饭了。
1992年的暑期,天遭遇了大旱,村里的所有水库都干了,一拃多高的玉米秧苗,先是打蔫,后濒临干枯,实在沉不住的人们,开始挑水抗旱,我和家人也紧张地加入了这场抗旱的行动中:从深河沟里艰难地挑上水来,在秧苗几寸远处,刨个小窝,浇完两筲水后,再一一埋好,又去挑水,周而复始,天天如此。太阳毒辣地照在头顶,我被晒得黑黑的,两只肩膀先是红肿,再是化脓,后是结痂。四份玉米地,我们硬是浇了近三遍,好歹天下了大雨,全村人才长吁了一口气。地里的庄稼们喝足雨水后,噌噌地长着,我贪睡了几天几夜,才慢慢缓过劲来。那年的玉米没负我们,长势良好,晚上和家人在灯下知足地剥玉米时,我挑出好多个特别大的,挂在门前,边和家人高兴,边体会“人勤地不懒”的意义。
贫瘠的土地给了我韧性,繁琐的庄稼日子磨出了我的耐性。农闲时,我想办法找些书来看,稀缺的读物须精心阅读和回味,我不想错过那些美篇佳句,就尽可能地做好笔记,心绪好时,会欣喜地翻看。为了解除乡下生活的枯燥和对前途的迷茫感,我就试着背笔记本中的好字好句和好段落,推磨的时候背,锄地的时候背,拾柴禾的时候也背,日子久了,背得多了,深奥一些的书读来也不吃力了,习作时笔墨间也少了窘态。
人勤地不懒,手勤书经看。民间俗语的朴实,父母的勤劳朴素,给我了真给了我爱。一本本的书一本本的读书笔记,如同台阶,一步步提升着我。此时,我左手拂一本好书,右手拂一本精致笔记本,开始了又一轮的精神劳动。时间静谧,心情良好,好书如土地给我淬炼,笔记如庄稼给我摔打,此刻我又是一个勤快的农人。
 楼主| 发表于 2018-1-5 09:36 | 显示全部楼层
昨夜有小雪(外三首)

(一)
夜里,天空撒下一层薄薄的雪
芝麻一样,清香着这个早晨
真像母亲在摊好的煎饼上
轻轻地撒一层芝麻盐
再用小火烙出脆香的煎饼卷

(二)
这场小雪是简体的字词
易认易懂,也易诵读
我喜欢用脚步背诵
这场小雪是枝上的五线谱
麻雀们上下纷飞
被树下的小孩子唱成了歌谣
这场小雪是剂感冒药
我用开水冲服
医治鼻塞流涕和咽痛

(三)
太阳这块黑板擦
在慢慢擦掉地上的雪
火炉这块橡皮擦
在轻轻擦去屋顶的雪
我赶紧把楼前草坪上的雪
收藏进2018年的文件夹中

(四)
白玉兰树上的雪是重点词
麦地上的雪是重点段落
立春后,就组出温暖的卷首语
山尖上的雪是提纲
果园里的雪是中心思想
塔松上的雪是定好的题目

(五)
昨夜一场小雪
给这个早晨梳了个仙妆
太阳出来了,一切欣欣然
我盘腿坐下,想写点什么


荞麦地

邻家的倔老头种了一地的荞麦
红红的秆,绿绿的叶,碎碎的花
风一吹,似一群可爱的小女孩
每每经过,我总贪恋地看
有时索性坐在地头,傻傻地看

天空那么宽敞,荞麦们那么幸福
二十多岁的我,那么富有

荞麦结籽的时候
我不再贪看
生怕邻家的倔老头
喝斥我是想拐跑他们家的孙女


月亮银币

那时候的月亮银币,真是多
我一开门,就唾手可得
现如今的月亮银币
都被万千华灯抢去了
我常常一贫如洗


暖和

太阳晒得我家被子暖暖的
晒得藤状植物开了粉紫的花
晒得我家楼顶也暖暖的
我被晒得暖融融的
幸福地啃苹果剥橘子
好了,我只要这么多的暖
余下的,都是人家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 07:58 | 显示全部楼层
勾魂媳妇(外一则)

她没想到,还有机会与他再吃这道菜。
他也没想到,还有机会请她在这里再吃这道菜。
这道菜,奇辣奇香,很适合嗜辣的她。
十年前,也是这家不大的餐馆,他请他吃了唯一的一顿饭,四个菜中她甚喜这道菜,好奇地问:“这菜名是什么,这么好吃。”他说他也不知道叫什么,就喊过服务员来问,服务员看看他俩,笑笑说:“这道菜是我们的招牌菜,名叫勾魂媳妇。”他们互相看了看,都红了脸。
她很符合他心中的要求,不张扬的面貌,为人朴实心地善良,不太爱说话,一旦开口,定是金玉良言,让人信服让人折服。
她是被同乡强拉去相亲的,出于人情面子,她只得应差。小伙子长相不赖,待人也诚恳,是她想要的那一款,只是对方的工作让她很不满意,虽是国营单位,终是个技术工人,在车间里与各种设备打交道,一身油一手污是常事,就是高档西服着身,走于街上,也没那种知识分子的儒雅风度。工厂这种地方,出劳模行,却不出息人。
那顿饭后,她托老乡捎话,便与他断了联系。接下来的前五年里,她仍旧相亲,后五年里,她心凉了,不再相亲。前六年里,他相亲,结婚,后四年里,他恢复了单身,一个人照顾着儿子,日子忙乱工作慌乱。
这家餐馆地盘仍是那么大,虽经过细心装修,仍有逼仄之感。十年的时间,不长也不短,苍老了他也沧桑了她,若不是巧遇,她和他仍是路人。
勾魂媳妇的原料是白鳞鱼、五花肉、花生米、鸡蛋、辣椒等,又名泡泡鱼,是这一带的名吃。还是那么辣那么香,只是他的一句话,又把她噎在原地,“这道菜我会做,味道也不错,你若喜欢,下半辈子我愿意做给你吃。”这几年里,她这个会计,也经历了转岗再就业的窘迫路程,懂得了工作卑微,不一定人品就卑微,儒雅是人品撑起来的,与环境关系不大。只是,一过门就得当后妈的事实,又让她轻松不起来。难道应了那句老话:挑花的,挑里的,最后挑个没皮的?可错过了眼前的这个人,还有谁再入她的眼缘?


邝小说

邝小说是老邝给儿子起的学名,非笔名也非艺名。
老邝,60后,80年代文学盛行时,曾是厂报的一名小编辑。老邝写得一手好小说,尤其是短篇小说,写得精致且精悍,人称“小说王”。一片形势大好里,老邝不仅抱着美人归,更有了当名作家,拿茅盾文学奖的野心。喜得儿子后,老邝就以“小说”俩字,给儿子起为大名,希望在儿子的“哇哇”啼哭中,自己的写作事业也一路呱呱叫,要是儿子也成个小说家,那就是锦上添花了。
小孩子见风就长,这不,邝小说长大了,他一身时尚一脸豪气,枝校毕业后,上班已半年多,却与写作绝缘,眼下正马不停蹄地谈着恋爱。老邝呢,明显地老了,厂报早没了,他又回到车间干维修工这个老本行,眼见着要退休了。他在写小说的路上“吭哧吭哧”爬行了好多年,也没多大起色,虽在市里省里也获过几次奖,但与名人,与茅盾奖差得远矣!更可气的是儿子吵嚷着要改名,“什么小说小说的,难听死了,现在谁还看小说,都上网玩游戏背着相机搞摄影去了。你写了这些年,挣到啥钱了,还不如跟着李叔张叔出去揽零活挣钱呢。”被儿子教训了一顿,老邝只有摔酒杯的份了。
老邝憋着劲鼓着气,又为小说“呼哧呼哧”攀登了几年,感觉越来越涩,写得越来越生,语言过时,题材陈旧,缺乏灵气,满眼的老气横秋。况且被一茬茬的新生代写手们,甩得远远的,就是搭上鞋襻子也撵不上啊。唉,十篇八篇的小说改变不了人的命运,中国文学的现状也不是自己所能拯救的,放手吧,放手吧,给自己另一条活路吧!
在老婆的数落中,在儿子的不屑中,老邝酩酊大醉一场,把笔墨稿纸收进抽屉锁起,背起工具袋,跟着老李老张他们一块去揽活,添补着和儿子还房贷。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12:15 | 显示全部楼层
数寒冷


数寒冷

隆冬里,我爱数寒冷
如同数星星:一颗,两颗,三颗
如同数离去的亲人:爷爷,奶奶,母亲
如同数记忆中的同学:秀,芸,英
如同数种过的庄稼:麦子,花生,玉米
如同数陪我的菜蔬:白菜,萝卜和土豆
如同数三餐:面条,馒头,还有稀饭
数寒冷就是数日子
我是每粒日子的宠儿
我也是每粒日子的剧情之一
寒冷的封底里有春天的骨朵
我是其中颤颤的一枝


纸鸢

这些年来,我深埋于生活草丛
独自耕织一个人的理想
不铺张雨水,不埋怨干旱
花事再仓促,我都拥抱每瓣红
这么多年,我把心埋于纸张中
用干净的笑,濯洗想用的字
用坦诚的心,款待要组的词
但愿有一天,我似一只纸鸢
掠过草丛,影响一爿春天


怀抱一本书

我怀抱一本喜欢的书
淋浴页眉上的晨曦
诸多霞光送我生动
众多鸟鸣给我激越
我喊出心底里的小暖
巩固小小的国土

我沿着书径一行一行地走
如只小麻雀贪吃词语的谷粒
这是最美的遇见
也是语言对我的慈悲
我心间的小涟漪小固执
也想排列出幽蓝的静

我怀抱一本可亲的书
在页脚的黄昏里踱步
与余晖交融的一刹那
我的夜晚会合辙押韵
连藏于心深处的忧郁
也有一枕蒙蒙烟雨


拾冬天

没事的时候,我就到坡上拾冬天
拾些寒冷的干柴棒用来烧水
拾些雪或霜的暄草用来烘被子
拾些冰木头过年时用来炖肉

心晴朗时,我就在街上拾冬天
拾些车水马龙当生活随笔
拾些店铺的美名当岁月札记
拾些孩童的笑声当人生回忆录

当太阳拐过中午十二点的路口时
我就拾萝卜白菜南瓜的说话声
拾紫薯与小米的商榷声
拾开水和茶叶浮起的香气


一对老麻雀

一睁眼,就开始吵——
为菜的咸淡,为饭的稀稠
为几个孩子的婚事
为不够花的退休金
熄灯前,还在吵——
为一句口气生硬的话
为亲戚要借的一笔钱
为兄弟妯娌间的家务琐事
拉灭灯,她把凉脚伸过去
他用全身的热气为她暖脚


盘缠

我想去看看鼓流屿
得攒几个月的薪水
我想去大西北遛一圈
攒够钱还有好身体
我还想去看看茅盾文学奖
那得使劲攒写作的银两
我更想去看看诺贝尔文学奖
我必须有夯实的作品
更有兑换外汇的实力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06:11 | 显示全部楼层
给孩子起个好名字

我二十来岁看书时,喜欢欣赏雅且美的作者名字,但凡有点诗意的,我的目光总爱多留几分钟。言情故事里的男女主人公,总有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名字,阳刚的像晨光,妩媚的像初雪,读来似烟柳,写来似花开。那时,我就暗想,我若有个孩子,一定要给他/她起个诗意葱茏的名字,绝不可以落俗。
我怀孕几个月时,一位刚休完产假的同事对我说,一定要先给孩子起好名字,现在很严格,出生证明上填好的名字,以后若想再改,又难又麻烦。我本想慢慢想慢慢起的,一听这话,我赶紧翻起杂志查起字典来,总算从多个备选中暂定为“晨曦“。这个名字诗意是有,也中听,只是笔画太多了,孩子学写字时肯定得吃苦头。
与我一楼道之隔的邻居,喜添了一个男孩。一天,我在路上碰见了那位新升级的妈妈,闲聊几句话,我问孩子叫什么?她说叫晨曦,我的天哪!我急匆匆地回家,决定给我未来的孩子重新起名字!可起什么呢?冥思苦想中,我拿出一本读书笔记,随意翻看,忽看到摘录《女友》杂志中一位女编辑的一句话,这位女编辑的小名叫关心。我眼前一亮,对啊,当初我还对这个名字很是赞赏了一番呢。考虑再三,我决定我的孩子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就叫关心。
孩子生下后,出院前填写出生证明时,爱人却说这个名字不好听,我一再坚持,说这个名字绝对好听,就这样,我刚出生四五天的儿子,在这个世上正式有了名字:杜关心。在孩子的相册前,我写下了这个名字的小寓意:关心人人,人人关心,在关心爱心里健康成长。(据统计,全国叫“晨曦”的孩子有很多很多,幸亏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放弃了。)
一位大姐看到“独生子女证”上孩子的名字时,直夸我起得这个名字又好听又好记,我说,不仅好听好记,还好写呢,笔画少啊,等孩子上学考试时,在试卷上写好名字,都做两小题了,他的同学才写完名字呢,大姐又笑我想得长远。孩子两岁时,我抱着他到食堂买饭,在食堂上班的邻居,老远就喊儿子:“哟,关心,和妈妈来买饭啊。”儿子甜甜地喊起姨来。邻居一旁的同事疑惑地问邻居:“你刚才喊他啥?”邻居说:“我喊他关心啊,杜关心。”她极其诧异地问:“这俩字也能起名字啊?”我笑着答话:“这不,我们就起为名字了。”
自孩子上学前班开始,就时不时回家来说,某某老师说他这个名字起得好,某某某老师问是谁起得这个名字。我告诉孩子,老师若再问,就说是妈妈给起的。就在前段时间,儿子被一位新入校的同学拦住问:“杜关心是你的真名字吗?”儿子说是啊,见对方不相信,儿子拿出身份证来让他看,那位同学看完身份证后嘟囔着说:“还真是叫这个名字呢。”
有人曾做过一项调查:在写满女孩名字的纸页上,有俗有雅,让男孩子们选择愿意与哪位女孩约会,大多数男孩会选择名字相对诗意一点的为约会对象。我们这一代人的名字,大多是按辈份起的,如果是大姓,又是一个村,重名率会很高。看过琼瑶小说的我们,决心给自己的孩子起个动听又脱俗的名字,于是乎“子、涵、茹、欣怡,浩然”等遍地丛生,嗲嗲地一片奶油小生,莺莺燕燕地一群任性小公主。与我共事的年轻女同事,从一怀孕,夫妻二人就搬着字典词典起名字,孩子快上小学一年级了,又忙着改名字,我们都笑她,真是“富”得不知道叫啥有好了。当初,我曾向她开玩笑说:“这有何难,生个女孩叫李清照,生个男孩叫李白啊。”她笑着连连摆手说:“这俩名字太大了,不能起。”
多少识几个字的我们,总想给孩子起个新颖别致的名字,多少读点书的我们,意识到起个耐听诗意的名字,定比那满大街的“玲呀,翠呀,花呀”强百倍万倍,只是那扎堆的“琼瑶男琼瑶女”式的名字,又让人陷入了另一重尴尬。一份学生花名册上,音同字不同的名字,一喊一大把,诸多字重意近的名字,让老师们傻傻地分不清啊。还有些奇葩的家长,拿来生偏字,考验着老师为难着路人。更有墨守成规的家长,在张王李赵的后面仍起一个单字。还有些新升级的父母,跑到起名店里花钱买美名,殊不知,店老板会把同一个名字“卖”给好多个孩子。我很喜欢作家雪小禅叶倾城的名字——名好文章也好,也喜欢明星江疏影易烊千玺的名字——名好人美歌也好。这些或笔名或艺名的名字,若拿来当真名,也是不错的一件事。

 楼主| 发表于 2018-1-20 17:59 | 显示全部楼层
另起一行(外一则)
 楼主| 发表于 2018-1-20 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另起一行(外一则)

他临出门前,她猛然喊住他,把他刚放到茶几上的1000块钱,递到他手里说:“以后,你就别来了。”他接过钱,诧异地问:“为什么?”她抬抬头说:“我要结婚了。”他的心一惊,忙问:“你要和谁结婚?”“我和谁结婚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以后别再来了,为了你,我都离婚十年了,可你呢?老婆孩子原封不动,我不该结婚吗?”他嗫嚅了半于,终带着情绪把钱揣进兜里,狠狠地关上门,头也不回地下楼了。
十几年前,他和她只是想偷偷情而已,不曾想引起了她丈夫的警觉,最后拿着一摞亲密照和打印的手机短信,凛然地提出了离婚。她在他的怀里哭了近两年,也未见他拿着离婚证来娶她。接下来的交往不咸不淡,他送钱来她就接,他想温存,她高兴了就给,不高兴了就让他走。更可恨的是,时不时传来他与好多女人的绯闻,她不是他老婆之外的唯一,而是其中之一。
已上高中的女儿也懂事了,曾多次对妈妈说,她不喜欢这个贼眉鼠眼的叔叔,请妈妈远离他。看看同龄的姐妹们与家人同进同出,其乐融融,自己难免顾影自怜。家里水管坏了,孩子半夜生病了,都得请人帮忙,求人总是要欠人情的,渐渐的,她倦怠了这种不清不楚的关系。今天本是试探他一下,是想看看自己在他心里还有几斤几两,看来这种人只是撒情的机器,决不是丈夫的选项了。眼下和谁结婚呢?熟悉的人都知她的底细,短时间内是不可以的。感情不另起一行,会有新的段落吗?
怅然了许久,她起身开窗拖地擦桌,又将他的手机号与微信删除,让这个人的所有气息化为乌有吧!清理掉浪费生命的情感,才有重生的可能。


升级

一大早,凤霞嗲嗲地来上班了,哟,小四终于升级成小三了。
这五年的时间,凤霞真是不容易,一门心思地想挤掉莫区长的小三。莫区长的小三是飞燕,莺歌燕舞地在他身边陪伴了五年。再香的肉也有吃腻的那一天,桃再鲜也有吃坏肚子的时候,更何况有个凤霞在一旁长久的媚惑着,不换换口味,能对得起这大好资源?
年底了,莫区长最后一次把先进员工的名额给了飞燕,以工作需要为借口,把飞燕打发到了车间,又以[冠冕堂皇的理由,把凤霞调到了办公室,给自己端茶倒水拉呱解忧愁,养眼养心又养身。殊不知,飞燕把后糟牙咬到了极限,一封检举信,投进了公司的邮箱。小三能可不是白当的,光把枕边风提炼提炼,就是上等的检举材料。
莫区长被免去了职务,凤霞也被打发回了车间,唉,小四想升级成小三,真是难如上青天啊!  

 楼主| 发表于 2018-1-20 18:01 | 显示全部楼层
另起一行(外一则)

他临出门前,她猛然喊住他,把他刚放到茶几上的1000块钱,递到他手里说:“以后,你就别来了。”他接过钱,诧异地问:“为什么?”她抬抬头说:“我要结婚了。”他的心一惊,忙问:“你要和谁结婚?”“我和谁结婚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以后别再来了,为了你,我都离婚十年了,可你呢?老婆孩子原封不动,我不该结婚吗?”他嗫嚅了半于,终带着情绪把钱揣进兜里,狠狠地关上门,头也不回地下楼了。
十几年前,他和她只是想偷偷情而已,不曾想引起了她丈夫的警觉,最后拿着一摞亲密照和打印的手机短信,凛然地提出了离婚。她在他的怀里哭了近两年,也未见他拿着离婚证来娶她。接下来的交往不咸不淡,他送钱来她就接,他想温存,她高兴了就给,不高兴了就让他走。更可恨的是,时不时传来他与好多女人的绯闻,她不是他老婆之外的唯一,而是其中之一。
已上高中的女儿也懂事了,曾多次对妈妈说,她不喜欢这个贼眉鼠眼的叔叔,请妈妈远离他。看看同龄的姐妹们与家人同进同出,其乐融融,自己难免顾影自怜。家里水管坏了,孩子半夜生病了,都得请人帮忙,求人总是要欠人情的,渐渐的,她倦怠了这种不清不楚的关系。今天本是试探他一下,是想看看自己在他心里还有几斤几两,看来这种人只是撒情的机器,决不是丈夫的选项了。眼下和谁结婚呢?熟悉的人都知她的底细,短时间内是不可以的。感情不另起一行,会有新的段落吗?
怅然了许久,她起身开窗拖地擦桌,又将他的手机号与微信删除,让这个人的所有气息化为乌有吧!清理掉浪费生命的情感,才有重生的可能。


升级

一大早,凤霞嗲嗲地来上班了,哟,小四终于升级成小三了。
这五年的时间,凤霞真是不容易,一门心思地想挤掉莫区长的小三。莫区长的小三是飞燕,莺歌燕舞地在他身边陪伴了五年。再香的肉也有吃腻的那一天,桃再鲜也有吃坏肚子的时候,更何况有个凤霞在一旁长久的媚惑着,不换换口味,能对得起这大好资源?
年底了,莫区长最后一次把先进员工的名额给了飞燕,以工作需要为借口,把飞燕打发到了车间,又以[冠冕堂皇的理由,把凤霞调到了办公室,给自己端茶倒水拉呱解忧愁,养眼养心又养身。殊不知,飞燕把后糟牙咬到了极限,一封检举信,投进了公司的邮箱。小三能可不是白当的,光把枕边风提炼提炼,就是上等的检举材料。
莫区长被免去了职务,凤霞也被打发回了车间,唉,小四想升级成小三,真是难如上青天啊!  

发表于 2018-1-25 12:05 | 显示全部楼层

赞赏你的佳作!新年好运!
 楼主| 发表于 2018-1-29 10:58 | 显示全部楼层
雪花落了一地(外二首)

天空的话挤成了一团
一部分落到地上
叽叽喳喳雀鸟一般
我用一瓶上好的墨水
搜集这些悠然地开放

有些雪花在墨水里喜结连理
有些雪花在墨水中子孙满堂
有些雪花在墨水里抚琴煮茶
有些雪花在墨水中遇见美好
能把这些落入凡尘的话
说得恰到好处
就是我走进春天的近路


饺子

我们是同乡
案板是共同的家园
我们是同学
盖帘是共同的课堂
我们是同事
一个锅里挤挤碰碰
如今,盛在不同的盘子里
有了不同的主人与境遇
我们彼此熟悉又陌生
猜不透对方是什么馅


就等春风

寒风中,玉兰树擎着骨朵儿
经过冬至、小寒和大寒
再经过立春、雨水和惊蛰
春风七分暖时
穿白旗袍紫旗袍的玉兰花们
会一朵一朵笑出声
我会在这笑声中
叠飞机、放纸鸢、掐薄荷……



发表于 2018-1-29 19: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春,在路上
          文――公子民
      温柔的雪与大地融为一体
窃窃私语
昏黄的斜阳在西方
诉说凄凉
凛冽的北风在空中
手舞足蹈
傲挺的梅花在角落里
孤独绽放

觅食的麻雀在庭院里
叽叽喳喳
墙角落里无名杂草
悄悄萌芽
温暖的春天在哪
它已经悄然启航
     丁酉年腊月
   2018/1/28
公子民原创初稿
历时十分钟
 楼主| 发表于 2018-1-30 07:37 | 显示全部楼层
东山脚下有个娘

给娘上完坟,回到老宅后,天就下起了雪,怕路太滑,我们便匆匆返回凤城,又把娘一个人留在了东山脚下。
这是娘走后的第三年,按乡俗,是我们当闺女的最后一次上坟。一看见娘的坟,我就掉泪。坟头矮了许多,还长了棵小树。我们上香,摆菜摆酒摆茶摆水果。父亲不停地抹泪,姐姐不停地念叨着。给娘磕头时,我在心底深深一叹“人啊!”。
三年前的腊月初一下午,我兴冲冲地回娘家,娘乐呵呵在院子里等着我们。晚饭后,我和娘家长里短地聊了好长时间才走,万万没有想到,这是我与娘的最后一面,十天后,我再回去就成了奔丧。锅里,还有娘熬的腊八粥,橱里有娘备下的部分年货,墙上还挂着我给娘买的蛋糕,而我的娘却冰凉凉地躺在那里。
这处坟地,在早些年是苹果园,小时,我曾跟着邻居来偷摘过青苹果。后来,竟成了我们的祖坟,娘就葬在这里。背后的山已成了旅游景区,一条新修的柏油路沿山势蜿蜒,在这山上,我曾割过黄草打苫子,曾割过荆棵编成筐,也曾搂过柴禾拾过槐树枝,还曾与学生春游时唱过歌。不远处的两爿水库结了薄薄的冰,我曾在周边种过庄稼赏过桃花,也挑过水抗过旱,哪曾想竟成了娘的眠睡之地。此时,唯有雷抒雁的《泥土之门》才说出我的难受,“如今,我只有拍打大地/无望地扯住那些野草/像童年时拉住娘她的衣襟//可是,无论如何,泪水也敲不开泥土紧闭的门”。
烧完冥纸,对着娘深深磕头。离开前,我对娘小声说:“娘,我们走了啊。”,多像我回娘家时,对娘说过的话。我们便不再回头,按乡间说法,上完坟走时是不能回头的。
我的娘,一辈子勤劳,一辈子节俭,一辈子操劳,光景好了,她却猝然走了。一抔黄土,隔开了娘所热爱的日子;一堆黄土,也隔开了娘经营了一生的庭院。东山脚下有个娘,我时常把娘请进小诗里小文里,这是我想娘念娘的一种形式,也是我替娘活着的一种方式;东山脚下有个娘,娘把穷日子过出富足,把苦日子过到踏实,这是娘在世俗里彰显的才华,也是给我们写下的生活范文。

 楼主| 发表于 2018-2-6 06:55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些电影歌曲(外一篇)

很小时,看过的电影,很快就忘了,连其中的歌也记不清。幸好,有姑姑和姐姐两个小歌迷,时不时在家里哼唱,见了她俩抄下的歌词,我才有了歌曲的概念。
姑姑和姐姐,唱得最多的是电影《甜蜜的事业》里的插曲《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黑三角》里的插曲《边疆的泉水清又纯》,《小花》里的《妹妹找哥泪花流》,《归心似箭》里的《雁南飞》,《上甘岭》里的《我的祖国》等,姐姐还专门有个记歌词的本子,皱巴巴的,念念歌词,我虽不太懂,感觉却极好。
我的同桌传英很会唱歌,她把《被爱情遗忘的角落》的主题歌《角落之歌》,唱得凄婉动人,把电影《知音》里的《知音》唱得委婉动听,我羡慕地跟着她学,可惜我五音不全,只好无奈地放弃。传英也专门有个记歌词的本子,我也抄了一些,后来就丢了。随着《少林寺》的《少林少林》,我们班的男生终日里不是“嘿嘿哈哈”地对打,就是对着黑板练拳脚。我很喜欢《咱们的牛百岁》的主题歌《双脚踏上幸福路》,李双江王作欣的宽厚嗓音,那么瓷实地踩进我的心田。
就这样,《红牡丹》来了,老师教我们唱《牡丹之歌》;《江姐》来了,老师教我们唱《红梅赞》;《戴手铐的旅客》来了,我们就学唱《驼铃》;《快乐的单身汉》来了,我们就唱《快乐的单身汉》。学业越来越多后,我很少再看电影,况且,身边的同学都唱起了港台歌曲和电视剧主题歌,不知不觉中,电影歌曲走出了我们的青春世界。
那一年,我上一个表叔家去玩,电视里在回放电影《英雄儿女》,当《英雄赞歌》响起时,我那两个正在喝酒的表叔,激动又兴奋地用手和脚打着拍子,跟着唱起来:“风烟滚滚唱英雄,四面青山侧耳听,侧耳听……”,这首歌里有表叔们的沸腾青春和美好记忆吧。


广播剧《三家福》

年三十这一天,我们全家人起个大早,匆匆吃点早饭,就开始各忙各的任务:父亲开始研墨写全家人的对联,母亲开始涮大锅准备煮肉,我们抱柴的抱柴,大扫除的大扫除,每个人忙得起劲又热乎。而广播剧《三家福》也极其应景地播开了,把整个过年的气氛衬托得恰恰好,乐融融。
广播剧《三家福》,描写的是苏、施、林三家过春节的辛酸而有趣的故事。除夕这天,私塾先生苏秀才终于拿到一年的学金十两银子。回家途中,遇邻居施泮嫂正要投井自尽,苏秀才将她救起,并将十两银子全都送给了她。秀才的夫人盼着秀才拿回银子买米过年,没想到秀才空手而归。秀才告知缘由,取得夫人谅解。无钱过年,只好硬着头皮在黑夜去地里偷挖番薯。番薯的主人小林吉在土地庙窃听原委,不但不抓他,反而将番薯偷偷装进秀才的口袋。大年三十,秀才夫妻以苦为乐,互敬番薯,称白薯是“鱼”,红薯是“肉”。大年初一早晨,小林吉与母亲给苏家送来了年货,施泮嫂和归来的丈夫施泮给苏家送回了银子,三家共庆春节,喜气洋洋。
当老秀才在收音机里嘶哑又快乐地说:“你吃这块肥的,我吃这块瘦的”时,娘把肉煮得满院子飘香,父亲写的对联满屋子绕墨香,院里院外被我们打扫得格外干净。《三家福》就这么陪了我们一个又一个的年三十,电视机普及后,广播剧也日渐式微,我就没再听过。
这个新年又来了,忽想起《三家福》来,百度了一下,才知这是1963年北京人艺改编的广播剧,原作是福建的地方戏《秀才回家》,改编后叫《三家福》,63年到66年每年的年三十都要播,文革时停播了。现在这个社会,都在讲互帮互助讲感恩,讲大爱讲慈善讲合作共赢,这《三家福》就是最早的正能量版本啊,里面的善与爱,朴朴素素地印进我的记忆里。


发表于 2018-2-19 13: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和春天有个约会
    文――公子民
      有一种喜悦的美
      荡漾在脸上
     温柔芬芳
    有一种原始粗犷
    勾勒大山的力量
   荡气回肠
   有一种悸动
  埋藏在心灵深处
   正午暖阳
此刻的我
早已沐浴更衣
盛装出席
翘首相盼
来时的路
为你红毯铺地
如履坦途
美丽的姑娘啊
你踏遍山山水水
释放冰封记忆
你穿过茫茫人海
带来了吉祥如意
我唱着世间最美的情歌
与你相遇不易
我化作世间最美的情郎
与你相偎相依
我把最美好的时光给你
不离不弃
从此我的生命我的爱
开心为你
呼吸为你
      戊戌年正月
    公子民原创初稿
  历时三十分钟
 楼主| 发表于 2018-2-22 07:46 | 显示全部楼层
聚(外一则)

我和魏红从小学到高中,一直标着劲学习,又一起标着劲在本村里临时任教。不知不觉中我俩就成了好友,算不得至交,也算是深交,周边人中,能与我有共同话题的,也只有魏红了。魏红教了四年半,结婚到了右镇,我教了五年,结婚到了左镇。彼此经营着小家过着小日子,联系自是少了。那时没有电话,写信互诉友情也是不合时宜,惟有过年过节时碰到了,各自抱着个不是哭就是闹的孩子,互相问一下,说些大路边的话,便匆匆散了。
后来,我家里安了电话,魏红家里安了电话,紧接着我们村里家家户户相继安了电话,我向魏红娘家那里要了她的电话,热情洋溢地打过去,魏红一听是我,也喜气洋洋地回应着,长长短短地问候着对方,又说些眼下的时日,便恋恋不舍地放了些电话。年三十那天,魏红通过电话线真挚地对我说:“新年快乐!”,我真诚地回应着:“新年好!”此后,彼此的电话再未接通。过了些年,魏红有了手机,我也有了手机,她给我父母留了她的手机号码,我拿到后,快乐地拨通了那串有些绕的数字:“我想你啊!”魏红在那头嗲嗲地说:“我想你都想到梦里头了。”我们说起了孩子,说起了同学,说起了过去同事的近况,半个多小时才意犹未尽地放下手机,最后还不忘说,“现在多方便啊,要常联系哟,最好有时间聚聚。”接下来,魏红的手机号在我手机里躺了五六年,一直缄默着,我更是沉得住气,让自己的手机号也躺在她的手机里。
一天,忽“叮咚”一声,魏红来了一条短信:“这是我的微信,加我。”我在心底嘀咕着:“还真与时俱进啊,我还没微信呢。”于是,放下手头的家务,赶紧申请了微信号,郑重地加上了魏红,寒暄与问候持续近十分钟后,就开始晒孩子晒老公晒房子。我俩凡是有空就上线,就各自晒自己的小确幸,包括旅游、美食、奖金、美容……每次说“886”之前,都感叹一声“唉,我们俩该聚聚了。”三四年了,我都把家底晒成负数了,我们仍没时间聚一下。


卦里的命运

那时候,村子里每隔几年会来个算命先生,乡人们聚在大场院里,都想算一卦,算算自己和这个家啥时能摆脱穷和困。算一卦是一块钱,抽一卦是八毛钱。村里人七嘴八舌,有的说算卦按的是生日和时辰,这样算得才准,也有人说,抽卦才准,人的命运就是未卜就是未知。问题是,那年月出生的人,没个表没个钟做参照,具体时间老人也说不上来,只能说个大概,比如是吃晚上饭的时候,或是鸡叫两遍的时候,要不就是立春那天天擦黑时,或是立冬那天的中午,天晓得是几点钟。弄不准时辰,就算不准一个人的命运,那就抽一卦吧,对,抽一卦。村人纷纷揣着一个八毛钱或是两个八毛钱,排着长队开始抽卦。
卫儿的娘和我的娘也挤在中间,上午歪了,才轮到我娘,我拽着娘的衣襟在一旁看。娘给自己抽卦,其中有两卦我记得深,一卦是一妇人左手笤帚,右手簸箕地忙,寓意着我的娘是个劳碌命,一辈子不得闲;另一卦是前墙后院开满了花,寓意着我娘养的闺女多。听完算命先生那合辙押韵的话,娘连连拍着大腿,说算得太准了太准了。我娘生了我们五个闺女,才有了一个弟弟,单就这六个孩子的吃喝拉撒不说,光那刚分好的责任田,就把娘忙得天昏地暗了。
卫儿的娘是让卫儿抽的卦,想看看卫儿能不能考上大学,若是能考上,就是砸锅卖铁也要供,要是考不上,顶多上个初中就不供了。不曾想,卫儿竟抽到了卦头,这就意味着卫儿不仅是大学生,将来还是个大官!算命先生说,为了图个吉利,得多花五毛钱。卫儿的娘兴奋地掏出了一块钱,乐呵呵地领着卫儿钻出了人群,接受着大伙的啧叹与羡慕。一天下来,全村人只有卫儿抽到了卦头,这个未来大学生的名声,一下子灌满了村子的沟沟壑壑。
卫儿比我高一级,是我们那个初中学校的尖子生,老师宠同学捧,卫儿一脸的酷一身的傲,是全校女生暗许的对象。卫儿抽卦的事传到了学校,同学们360度审视后,都说怎么看怎么像个省里干部。一向学习不咋样的我,心里酸溜溜的,我俩既是同村又是同姓,为哈他是大学生的苗子当官的命?我恨起我娘的自私来,为什么不让我抽一卦,说不定我也能抽到卦头呢。
一晃多年,我的娘在忙年时,一头栽在锅屋里,魂归西天,她老人家左手拿着瓢,右手抱着柴,那是想涮锅准备做豆腐。我们六个子女没有一个在跟前的,娘孤零零地走了。卫儿复读了两年考上了高中,又复读了四年也未考上大学,最后认了命的他,28岁了才结婚,35岁时在大队部里当起了文书,噢,他的官运原来是在这里呢。我呢,初中一结业就开始了种地,嫁人,变老的步骤。看来,当初就是娘让我抽卦,我也不会抽到卦头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争议投诉|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莱芜都市网 ( 鲁ICP备09082194号 经营性ICP证:鲁B2-20100019号 )

GMT+8, 2018-4-19 17:57 , Processed in 0.072613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